留英学医,期待归来服务社会(留学记)

发布时间:2024-07-18 18:57:42 来源: sp20240718

  孙泽远在斯里兰卡支教。   受访者供图

  立  志

  对孙泽远来说,他的成长之路与家庭支持密不可分。

  “我们家的英语学习氛围很浓厚。”孙泽远说,“这得感谢我爸爸,小时候当我想说英语时,爸爸就会做我的陪练老师,和我用英语对话。在爸爸看来,英语是交流的工具,而非考试的一门学科。妈妈则每天清晨播放英语磁带,帮助我沉浸在说英语氛围中。”

  妈妈的职业深深影响了孙泽远。“她不仅是一名专业的精神科医生,还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在耳濡目染下,孙泽远自小对心理学和医学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并逐渐确定了学医的志向。他被久负盛名的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录取,攻读预防医学专业。

  上大学后,孙泽远有了更多自由时间。自大一开始,他便利用假期去斯里兰卡和尼泊尔的小学支教,在担任教学辅导工作的同时,了解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在支教过程中,孙泽远教授孩子们知识和技能,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自己的潜力。而这段支教经历,也为他日后专业方向选择埋下了一颗种子。

  2019 年夏天,孙泽远前往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参加公共卫生方向暑期学分课程。海外高校对于精神卫生全球化的学术视角让他产生兴趣,也令他有了出国深造的想法。本科毕业后他申请并入读了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全球精神卫生硕士专业。

  求  索

  伦敦国王学院在全球拥有较高声誉,尤其是心理、精神病学和神经科学专业排名居世界前列。其全球精神卫生硕士专业由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医学院联合培养,课程涵盖了公共卫生和心理、精神病学的多个方面,包括全球精神卫生导论、社会心理、循证医学,以及统计学基础和进阶统计学等科目。

  在这一年学习时间里,孙泽远收获颇丰。他常被鼓励和同学们用批判的眼光、严谨的态度分析问题,尝试运用跨多学科的知识来解决复杂问题。在课后,通过积极参加学校举办的周期性讲座、各类学术活动,他不仅大幅提高了专业学术水平,还发现了自己在儿童心理健康这一细分方向上的浓厚兴趣,并萌生了在这一领域深造的想法。

  “大多数人的心理问题,根源大部分都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如果能在这个时候进行诊断和早期干预,将对全生命周期的身心健康发展有深远的帮助,这种干预可以说是事半功倍的。”孙泽远说,“本科时期的支教经历对我的影响很深,与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让我觉得非常愉快,我希望能将这份快乐传递下去,让孩子们都能拥有快乐的少年时光。”

  伦敦国王学院在心理和精神病学方面有着大量的研究资源和多学科的研究团队。怀着学术心愿,以及学成报国实现自身价值的理想,经过综合考虑后,孙泽远选择在博士阶段研究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在早产儿出生队列研究团队中继续深造。

  愿  望

  初到英国时,得益于日积月累的语言基础,孙泽远在日常生活沟通方面游刃有余。不过在专业课上,他还是遇到了困难。孙泽远说:“那时候自己对专业词汇还不太熟悉,担心在上课时错过重要的知识点或者是在学术交流中引起误解。”后来,他通过在课前大量阅读材料、观看课前视频、课后巩固复习等学习方法强化了自己对于专业词汇的熟悉度。同时,与自己的导师保持频繁的交流也是孙泽远提高学术能力的“小技巧”。孙泽远说:“我们大概一周能见到3次面,每次都有相当深入的学术沟通。”如今,他已能轻松地就自己的专业问题侃侃而谈,也能在学术会议上进行独立展示。

  在孙泽远看来,硕士阶段的学习基于本科通识教育多了全球化视角,而到了博士阶段,则需要提出科研问题并独立寻找合适方法加以解决。

  学业之外的空闲时间里,孙泽远还兼职了其他工作——在学校里当助教和去教育机构做辅导。“这些兼职都是在全英文环境里进行,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锻炼英语机会。”孙泽远说。

  孙泽远还有一张规律的计划表。例如:每周要去4次健身房,每个月至少进行一次徒步旅行。“运动、旅行……这是调节情绪的‘良方’,可以帮助我培养较强的抗压能力,全面提升自己。”孙泽远说。

  现阶段,孙泽远已经在专业领域发表了数篇文章,同时正在博士晋级答辩,计划未来在教育和科研领域工作。“我希望能够顺利回国工作,回到家人身边。”他说,“此外,我期望用自己的所学知识服务社会,在帮助青少年成长方面作出贡献,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责编:李昉、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