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18岁以下观众谨慎观看”是放大招还是营销噱头?

发布时间:2024-03-01 20:00:57 来源: sp20240301

  “建议18岁以下观众谨慎观看”

  《涉过愤怒的海》是放大招还是营销噱头?

  本周将上映的犯罪悬疑电影《涉过愤怒的海》,是曹保平导演继《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追凶者也》后的新片,影片直指原生家庭的痛与伤。

  其海报上“建议18岁以下观众谨慎观看”的大字,引来很多网友围观。有人认为,这是噱头,但也有人表示,基于曹保平导演上一部《烈日灼心》的尺度,《涉过愤怒的海》这种映前提示,或是一种对观众的负责态度。另外,南京各影院也已接到该片发行通知,片长为144分钟,还挺考验观众耐力的。

  两个家庭的“撕扯” 提前场观众盖章“年度狠片”

  《涉过愤怒的海》以一桩少女异国凶杀案为引,在罪与罚、血与泪的复仇下,揭开“狠父”老金和“狼母”景岚两个家庭背后隐藏的人性真相。

  从定档预告即可窥见影片的尺度,“我这辈子活个什么?不就活个闺女吗……我不弄他!”曾是老金(黄渤 饰)一切生活动力的女儿金丽娜(周依然 饰),转眼却成了身中十七刀的残破尸体,愤怒的父亲踏上了为女寻仇之路,而最大嫌疑人就指向她的男友李苗苗(张宥浩 饰),苗苗的母亲景岚(周迅 饰)则成了老金复仇路上的最大障碍。

  看似是一场复仇追凶,但内核却充斥着爱与救赎。

  电影中,老金与景岚正是当下典型的父母形象,一位是忽视女儿的父亲,一位是过分溺爱孩子的母亲。导演曹保平形容表示,老金就像是一头黑熊,而景岚是一只母狼,他们象征着处理家庭关系的两种极端方式。

  演员黄渤认为,老金做到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一切,他对娜娜的爱是一种自以为的爱,正如现在很多传统的原生家庭,父母疲于应对生存的压力,认为将孩子“喂”大就已经尽了全部的责任。他以报复式的寻仇去弥补对娜娜空缺的爱,却无形中透露出与女儿情感的陌生与抽离。

  演员周迅所饰演的景岚则正好是老金的对立面,对外雷厉风行,对孩子却爱得软弱,只会一味包庇李苗苗的恶行。也正是这种对儿子的过分溺爱,牵扯出一系列悲剧。

  关于原生家庭错位的爱的反思,成为提前场观众热议的话题之一。

  不少人表示,观影结束才发现,整个过程中自己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不仅仅是震撼,仿佛从头到脚淋了一场愤怒的雨,为情绪的内涵与深度所感染。

  两种亲子关系,边缘性障碍人格与反社会人格碰撞出悲剧

  影片中呈现的这两种极致的亲子关系,造成了李苗苗和金丽娜不同的性格问题——金丽娜极度渴望被爱,而李苗苗则被溺爱得有恃无恐,擅长伪装。

  在电影主创的采访中记者获悉,金丽娜这个角色有着边缘性障碍人格,这来自她的成长背景。老金离异后单独抚养她,但又忙于生存,继而带给女儿错位的爱,使得她缺失发乎于内心的、真正意义上的爱。

  片中的李苗苗,则具有典型的“反社会人格”。一般人可能会以为,反社会人格会表现为变态和癫狂。不过,曹保平导演解释说,其实反社会人格日常外表看起来比正常人还正常,而且比正常人的情商还高,“因为他知道怎么去利用你,完全拿捏你,给你喂最甜美的糖,让你完成他所需要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身医学科主任袁勇贵告诉记者,“边缘性障碍人格”的一个特征就是会产生被抛弃的恐惧和害怕孤独,其极度呈现就是索爱,因为缺失得太多,没有安全感,总会觉得别人没有给其百分百的爱,会无休止地索求爱。

  而“反社会人格”,是指一个人对社会常规、规则和道德价值观缺乏认同和遵循,表现出一种不顾他人感受、自私、冷漠、暴力倾向和侵犯他人权利的心理特征。其缺乏同情心和责任感,以自我为中心,而且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有暴力的一面。

  因此,当“反社会人格”李苗苗和“边缘性障碍人格”金丽娜,这两个病态的人在一起,一定会导致一个无法避免的极端悲剧,而且还是原子弹般爆炸级别的伤害。

  回应

  “建议18岁以下慎看” 黄渤:这是对观众的负责

  因为影片在定档时就打出了观影提示,即“建议18岁以下谨慎观看”。有些观众怀有猎奇心态,有些则认为是营销噱头,也有不少人看完预告表示,无论是尺度,还是影片想要讨论的话题内核,18岁以下的观众可能无法理解和消化。

  对此,在影片中饰演老金的黄渤直言,“建议18岁以下谨慎观看”,是对观众的负责,也是对未成年观众的一种保护。

  “因为片子里面探及到的关于人性的部分,对于青少年来说,有一定的观赏难度,或者说,他们对此的判断可能会出现歧义。”黄渤还表示,有了“建议18岁以下谨慎观看”这个限制,对演员和主创来说,也可以更加淋漓尽致地去创作这样的极致类型片,因为目前中国市场还是比较缺少这种类型片。

  对导演曹保平而言,他想通过家庭这一最小社会单位来窥探当下时代的复杂性,将影片的社会意义和作品影响力挖掘得更深。

  他表示,“养而不教”,是比较普遍存在的现象,希望与观众一起直面问题根源,而不是一味回避与粉饰,“老金和景岚这一代人的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对人生和世界的认知,也就相对局限。而一个人的成长经历和人生观,在某种意义上是他施予其子女和后代的一面镜子,他会将自认为正确的经验方法施予下一代,所以,他们对于孩子的教育,在某种意义上是类同的。”曹保平认为,其实他们也不是主观上的 “养而不教”,而是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在社会上经常说“爱的教育”,因为在他们那时并没有。

  以老金与女儿金丽娜这条人物线为例,黄渤表示,自己初看剧本时便倒吸两口凉气,想看懂这部影片,不仅需要阅历,也需要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

  老金的一切都是靠抗争得来的,要先解决家庭生存问题,所以他对于孩子教育和家庭关系的处理很粗线条。他认为,父女之间的情感关系是一个不需要去培植和修护的天然存在,“其实过去有很多的爱都是挂在嘴边说说,或者是挂在相框里裱起来的。父母觉得能把孩子拉扯大,就已经挺好了,很少能真正理解子女内心,跟随他们的心灵一起成长。”

  所以在这一对父女关系里,老金觉得能够把女儿养大,就已经付出够多了——我有天然给你饭吃的义务,你有天然叫爹的义务,我们保持一生下来就给定的合同关系。

  同时黄渤还表示,老金选择复仇,更多的是来源于父女情感之外的一些东西。“在老金看来,这种痛苦不应该出现在女儿身上,从他把不会游泳的女儿直接扔到海里去就能够看出来,他认为女儿对待困难的态度应该和他一样,就是去抗争。所以女儿被捅了17刀这件事,他是无法认同的,这超出了女儿死亡这件事的本身,他的复仇更多地是为了捍卫自己的体面和尊严。人性的复杂,在这段错位的父女关系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聊及常常在网上被热议的“原生家庭”这个话题,黄渤以雕塑为例解释说,孩子就像一团泥,放在每一个父母面前,但是,并非每个父母都是雕塑家,绝大多数的人是不知道该如何雕塑的,“每个家庭都会面临孩子成长的问题,教育是一部分,还有生病、心理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现在喜欢玩雕塑,真的就是一摊泥放在面前, 一点一点揉捏、一点一点塑型,最后能塑成什么样子,跟父母的那双手有着莫大的关系。雕塑的形状,未必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圆润饱满,但是你可以在最后成型的那个作品上看到之前的痕迹——父母是在潦草塑型,还是在用爱按压,都能看得出。”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编辑:叶攀】